越南,未来的“世界玩具工厂”?

作者: lsgdsd2022-07-01 16:07

摘要:从全球玩具制造业迁移历史来看,玩具制造重心伴随劳动力成本、技术发展、地缘政治等因素呈现出候鸟趋势。中国「世界玩具工厂」的地位固然不可撼动,但拥有低廉劳动力储备、宽松政策环境等供应市场优势的越南近年异军.......


图片来源:中外玩具网(ctoy-gdta)综合,此图片只做内容说明


越南的玩具工厂(GFT国际


越南玩具制造业概况


作为东盟增长最快的经济龙头之一,2020年越南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紧随美国、欧盟、中国及日本之后。自2016年起至2020年,越南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达到复合年增长率8.8%,并预期于2020年至2025年以复合年增长率10.9%增长,于2025年达6,367亿美元。越南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的快速增长与其制造及出口行业的强劲业绩休戚相关。作为「世界新兴工厂」,制造业一直是越南经济支柱之一,多年来呈现大幅增长趋势。玩具制造作为越南制造业的一个重要板块,自2016年至2020年经历了快速增长。


(注:*名义国内生产总值是指以现行市场价格计算的既定时期国内总产品和服务的价格总和;而实际国内生产总值是指在相同的价格或货币值保持不变的条件下,不同时期所生产的全部产出的实际值。)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越南玩具生产价值由2016年9亿美元增至2020年22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3.6%,且预期持续增长至2025年的87亿美元。越南的玩具制造业占全球玩具制造业的比例大幅上升,分别于2016年及2020年占全球玩具生产价值1.7%及3.7%,并预期将于2025年升至12.2%。近年来,凭借低劳动力成本、弹性政策等有利条件,「越南制造」的玩具产品于行业中所占的市场份额越来越高,不少玩具巨头正在逐步提高在越南的生产及制造能力。


据中外玩具网报道,越南最大的塑胶及金属玩具OEM制造商——GFT国际于3月21日第三次递表港交所。按2020年收益计,全球七大玩具品牌中,多美、孩之宝、斯平玛斯特、美泰等均为GFT国际在往绩记录期间的五大客户,2021财年GFT国际营收达4.3049亿美元(约合27.4亿元人民币)。


越南制造的优势


低劳动力成本的基础上,素质有所提升


一直以来越南劳动力市场成本都保持着较低水准。2020年,越南的劳动年龄人口的年龄中位数为35.5,劳动年龄人口稳定增加及相对较年轻的人口可提供充足的劳工供应,将于未来数年保持较低的劳动力成本。


高制造良率(或低故障率)是玩具制造业的关键成功因素,可有效提高玩具制造商的利润。数据显示,越南已受训工人的人数从2016年的1370万人增加至2020年的1580万人(估计),且预期于2025年达到1820万人。此外,越南的成人识字率于2020年达96.0%,高于亚洲的整体识字率89.5%。由于提升工人素质水平、优化生产程序、提升工业自动化、改善技术运用,越南2020年制造玩具的制造良率达到67.3%,而其他东盟发展中国家则为59.3%。


点击打开原图


图片来源:中外玩具网(ctoy-gdta)综合,此图片只做内容说明


越南的玩具工厂(GFT国际



基建改善、弹性政策营造优质营商环境


为吸引更多外商投资及支持经济增长,越南政府一直投资于改善交通网络及物流基建。越南的基建的总投资从2016年的133亿美元增加至2020年的222亿美元(估计),复合年增长率为13.7%,并预期于2025年将增加至360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0.1%。自2014年至2018年,越南的高速公路总长度由525公里增至800公里,而铁路总长度则由2,600公里增至3,000公里。经越南海港港口运送的货运量亦见明显增长,自2014年的3.75亿吨增至2018年的6.33亿吨,而货柜港口吞吐量由2014年的1020万标准货柜单位增至2018年的1570万标准货柜单位。于2019年底,越南境内共拥有22个机场。


微信图片_20220415174415


图片来源:中外玩具网(ctoy-gdta)综合,此图片只做内容说明


越南港口(vietnam-briefingportant)


除改善基建外,越南政府亦实施多项政策及规例以支持制造业,包括:2018年-关于工业园及经济区管理的经更新规例(第82/2018/ND-CP号)、2019年-实现至2030年、放眼2045年国家工业发展政策(第23-NQ/TW号)及2020年-促进2020年至2030年期间配套产业发展决议(115/NQ-CP)等。为吸引新的投资资本及产业转移至越南,越南政府以优惠利率及贷款的形式提供各种财政激励。2014年,越南获得的外商直接投资资本为125亿美元,至2019年,这一数字增加至204亿美元。


全球供货商地位此消彼长


受2018年起中美贸易关系紧张影响,不少美国玩具企业寻求其他国家供应商。越南作为“世界新兴工厂”,迫切希望能抓住市场机遇并吸引更多进口商选择越南制造的产品。但2019年以来新冠疫情的席卷,对越南的制造产业链也造成了冲击。2021年9月,越南的美国商会、欧盟商会代表通过电话会议向越南总理范明政发出提醒,称(美国)制造业成员中至少有20%已经将部分生产转移,越南的欧盟企业中18%的企业已将订单转移,另有16%正在考虑中。


这种忧虑不无道理。除越南外,东南亚地区还聚集着众多玩具制造业新兴国家。泰国拥有丰富的热带资源,以木制玩具制造见长,而且在玩具创意和设计上获得国际认可,赢得不少国际奖项;印尼是东南亚人口最多的国家,人力资源充足用人成本低,员工也具有一定的素质,工厂品控具有较高水准。但国土分散、发展不均衡,多民族宗教复杂,也是制约其制造业进一步发展的因素。


此外,印度作为人口数量仅次于中国的国家,在土地、劳动力方面具有一定的成本优势;语言障碍小、政府加大本国制造产业发展力度也是吸引跨国制造型企业的法宝。但同时,印度依然存在工厂整体生产效率低,工人吃苦耐劳能力和劳动纪律性不高等问题。


微信图片_20220415174408


图片来源:中外玩具网(ctoy-gdta)综合,此图片只做内容说明


印度规划的玩具制造基地


另外,受疫情和美国“近岸外包”政策影响,美泰、孩之宝等大型玩具企业也在向墨西哥等拉美近岸国家迁移产能,使其成为东南亚供应链的强劲对手。2020年4月,美国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发布的第七份《美国年度贸易回流指数报告》中首次新增“近岸离岸贸易比”(NTFR)指标,专门用于跟踪美国制成品进口向墨西哥的转移情况(NTFR的计算方法是将美国从墨西哥进口制成品的年度总美元价值除以美国从中国、越南、马来西亚、印度等14个亚洲主要低成本国家进口制成品的美元价值)。经测算,2019年该数值在2018年38%的基础上同比迅增400个基点至42%(1个百分点=100个基点)。


无论“孔雀东南飞”还是“似曾相识燕归来”,营商环境、人力成本、基础设施等投资和生产条件是影响企业趋利避害、控制国际产能转移的重要因素。中国制造的优势,在于全面的工业体系和供应链、良好训练的劳动力和先进的生产工艺,以及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其他国家想在短期内替代中国,绝非易事。


越南虽在人力、关税成本等方面占有优势,但在人才培养、管理成本、产业链完备程度等方面依然存在现实差距。未来,如何摆脱廉价的“世界工厂”标签,走上制造业强国之路,是越南乃至更多东南亚国家需要面对的考验。


微信图片_20220415174358


图片来源:中外玩具网(ctoy-gdta)综合,此图片只做内容说明


越南玩具工厂的产品(GFT国际)



上找玩具网,找全球玩具

3W+玩具厂家会员,4K+贸易公司会员,买卖更方便

100万+样品数据库,找样不再难

30万+在线批发产品,一手优质货源随你挑

10万+网站日均访问量,流量曝光不用愁

————END————

图文来源:中外玩具网(ctoy-gdta)综合

客服电话:18688005084

客服邮件:zhaotoys@163.com

客服QQ:2596655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