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第N次被点名,从标记我的生活到窃取我的生活?

作者: toysadmin2022-01-03 09:01

摘要:11月3日,一则来自工信部发布的《关于APP超范围索取权限、过度收集用户个人信息等问题“回头看”的通报》引发众多网友对个人信息隐私安全的担忧。 通报显示,近期工信部针对用户反映强烈的APP超范围、高.......

11月3日,一则来自工信部发布的《关于APP超范围索取权限、过度收集用户个人信息等问题“回头看”的通报》引发众多网友对个人信息隐私安全的担忧。

通报显示,近期工信部针对用户反映强烈的APP超范围、高频次索取权限,非服务场景所必需收集用户个人信息,欺骗误导用户下载等违规行为进行了检查,共发现38款APP存在问题,其中就包括最近“热搜”不断的小红书APP。

刚从滤镜风波中走出来的小红书又一次陷入了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的舆论旋涡,难道不越权过界,小红书就不会种草分享?

种草沃土长出五颜六色的坏果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此次工信部曝光的过度收集个人数据信息的问题,小红书并非“初犯”。

2018年8月27日,小红书因为“违反侵害消费者人格尊严、侵犯消费者人身自由或者侵害消费者个人信息依法得到保护的权利”被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5万。

在2019年工信部发布的第一季度电信服务通告中,小红书因“存在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个人信息,误导用户同意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等问题”被监管部门再次点名。

但实际上细数小红书的“黑历史”,无论是最近的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还是刚过去的滤镜风波,或许都只是小红书沉疴痼疾的冰山一角。

2019年“3·15”前夕,小红书被曝出“种草”笔记代写、数据造假,随后#小红书代写50元一篇#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引发舆论争议。

仅时隔一个月,北京青年报又曝出小红书APP上,与“香烟”相关的营销信息多达9万余条。尽管国家明令禁止,但这些烟草笔记仍以“测评”“种草”等软文的方式展开,吸引了大量年轻消费者的关注。报道播出后,小红书表示:反对任何形式传播烟草,并紧急下线了所有提及烟草的笔记。

随后2019年7月29日,南方都市报的一篇名为《小红书医美乱象调查:借种草卖人胎素等违禁药,推广微整形速成班》的报道,再次使小红书冲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当时的微商在小红书平台发帖公然展示售卖国家违禁药品,声称“绿毒”、“粉毒”“白毒”等品种齐全,“人胎素”也有现货;以“种草”之名推荐,实质却是引流线下无资质医疗机构和游医进行注射;另外在小红书平台发布的种草笔记中,甚至还有5日速成学会微整形的培训班等虚假医美广告。

要知道医美的本质也是医疗,而医疗关系着用户的生命安全,而小红书内容社区中存在的这些违规虚假的医药广告其实就如同早期搜索引擎上的莆田系医院,如果不加以有效监管,或许会出现第二甚至第三个“魏则西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6年10月27日,小红书就曾因发布非药品的商品宣传疾病治疗功能的违法广告被罚15万。但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1月4日,小红书再次因为“在广告中涉及疾病治疗功能,以及使用医疗用语或者易使推销的商品和药品、医疗器械相混淆的用语”被罚款2万。

图片来源:向善财经此图片只做内容说明

时隔6年,违规的医药广告却依然盘踞在小红书的内容社区之中,根本原因或许还在于违规利益大于违规成本。

2019年7月底到8月初,小红书陆续在各大安卓手机应用商店及苹果应用商店下架。小红书当时发表声明称,针对在各大应用市场下架的问题,已对站内内容启动全面排查、整改,深入自查自纠,同时积极配合有关部门,促进互联网环境的优化与提升。

虽然小红书在下架后声称,将全面排查、深入自纠,但在同年12月,在央视《朝闻天下》揭秘带货圈黑幕中,小红书被再次点名。

图片来源:向善财经此图片只做内容说明

央视记者调查发现,在豆瓣、百度等多个平台上,搜索“软文、代写”等关键词,就会出现大量代写、代发、刷单等服务的结果。在小红书被爆出的虚假种草产业链里,代写代发种草文章可根据粉丝数量明码标价,点赞、转发、上热门均可人为操纵,已经出现了专门的黑灰产组织,还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评论营销产业链,目的只为“勾引”消费者消费。

对此,小红书回应表示:黑产刷量行为是小红书一直以来严厉打击的对象。“平台早已设有独立的反作弊技术团队,对虚假笔记及恶意刷量采取实时打击,一经查实严厉处罚。”

2020年11月4日,有网友向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反映,小红书APP给用户推送大尺度美女裸露图片和视频,内容露骨且包含性暗示。随后记者发现,不少发布该类内容的博主会在其小红书账号上留下微信、QQ或微博等其他平台的联系方式。在此后的调查中,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通过添加该类博主留下的联系方式,发现很多涉嫌有偿性服务。

今年9月央视再次曝出“种草经济暗藏猫腻”,指出小红书所谓的真人试用推荐“种草”笔记,用户不需要使用体验任何的商品,只需复制粘贴商家提供的图文素材,发布在自己的账号下,就可以获得几元到几十元的报酬,并且在多个平台上招募人员代写代发、点赞评论。

图片来源:向善财经此图片只做内容说明

甚至在此次滤镜踩坑风波之后,荔枝新闻曝出:小红书依旧存在招募推广、写手、代发等雇佣水军行为。10月19日#小红书种草笔记代发4元一篇”#的话题再次登上热搜。

可以说小红书在成为年轻人眼中强大的“种草神器”的同时,被媒体曝出黑灰产种草笔记的“战绩”也在不断增添。不过,当种草社区被虚假彻底包围,那么用户最先“拔草”的可能也是小红书。

叫不醒装睡的小红书,或将永远长眠?

从小红书“假流量、假文案、假产品”的三假问题被多次曝光却依然存在,其实不难看出,“黑灰产代写产业链”很有可能触及到了小红书的利益根基,即所谓“种草笔记”实为商业广告。

实际上,在小红书的营收构成中,广告收入占到了小红书整体营收的80%,这意味着小红书其实更像是一家靠种草内容社区引流变现的广告营销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小红书能够引流获客的前提是内容社区,而内容社区存在的意义就是在用户本身并没有明确的消费意向,或者说没有发现自身消费需求的时候,借助广大KOL、KOC以及素人博主们真实的内容种草分享,去主动捕捉用户的注意力,从而促成其潜在的消费可能,同时也为平台积蓄源源不断的新流量。

换而言之,小红书最大的竞争力其实就是社区中大量真实的消费体验和消费过程,真实才是小红书生存的根本,这也是其他平台所无法比拟的。

但从商业变现的角度来看,小红书的电商业务在短时间内难有较大增长,而处在舒适区的广告业务就成了小红书的利益根基。一方面在B端品牌“种草”的需求和KOL们商业变现的驱动下,以UGC为主的内容创作很容易实现链条式的“商业化”。

另一方面,当小红书在真实用户分享不足以转化更多流量的情况下,虚假种草或许已经成了小红书重要的流量来源,而且广告业务是平台目前的主要营收来源,小红书自然也想要较大程度争取广告收入,一边是合法等死,另一边是擦边违法地活着,相信大部分平台都会选择后者。

因此在某种程度上虚假软文种草笔记更像是依附于小红书自身广告业务共存的背阴面,这是根植在小红书商业变现根本逻辑上的BUG。在治理成本大于商业利益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不可能叫醒一个“装睡”的小红书,或许这才是小红书内容种草社区存在的灰色产业链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

虽然小红书也曾多次拦截封禁虚假种草笔记等黑产账号,但“种草”模式又决定了笔记内容的真实程度和软文推广模式更容易不受控,黑产营销号往往会以更加隐蔽的方式卷土重来。小红书的创始人瞿芳在2017年底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谈到“不好甄别”,称“广告跟口碑之间是非常微妙的,你说我如何用机器的手段去甄别”。

但随着商业化的加速,小红书如果不加强对虚假种草笔记的治理和打击,长此以往,小红书的内容社区将会被批量化、流水化的虚假劣质种草内容所填满,那么整个平台流量池也将变得浑浊、虚假,甚至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格雷欣现象。从最近的滤镜风波其实就隐约可以看到小红书已存在内容生态劣化的迹象,

一旦小红书的内容社区被打上“虚假”“失真”“照骗”的烙印,对用户而言,小红书也就失去了“种草”的参考价值,这实际上动摇了小红书生存的根基。

另外,随着《个人信息保护法》的出台和实施,意味着数字时代的网络安全、数据安全、个人信息保护有了全面的基础制度保障,互联网平台使用用户数据效率下降的同时合规成本提升,或导致小红书广告业务毛利率下滑。

如果广告业务再受到监管层面的影响,而同时自身的社区内容生态又完全劣化,那么“装睡”的小红书或将真正长眠。

写在最后:对小红书而言,或许刺破虚假制造的温柔乡无异于自断臂膀,但如果不靠真实和信任刮骨疗毒,一旦病入膏肓,那么小红书期待的如现代生活的《清明上河图》的理想状态也将无药可救。

总之,抉择的时候到了。

上找玩具网,找全球玩具

3W+玩具厂家会员,4K+贸易公司会员,买卖更方便

100万+样品数据库,找样不再难

30万+在线批发产品,一手优质货源随你挑

10万+网站日均访问量,流量曝光不用愁


————END————

图文来源:向善财经

客服电话:18688005084

客服邮件:zhaotoys@163.com

客服QQ:2596655800